首页 小说分类

轻小说

  • 重生星际后炮灰带崽逆袭了

    李心语

    轻小说连载中59.99万

      夜茉穿越了,她竟然穿越到了一个星际话本子里,而且还是一个名字叫于茉的废材炮灰身上。   穷就不用说了,身为炮灰她也可以接受,但是为什么废材还未婚先孕?这是闹哪般?   可是谁来告诉她,书里的于茉怀的不是那个男主的崽吗?可为什么到她这儿就不是了?这肚子里的小崽子是谁的?   养崽她不愁,但是这营养剂是什么鬼?怎么这么难喝?这里的人未免有点儿太可怜了吧?   幸亏她有空间,有农场,美食在手,吃喝自是不愁!带崽闯星际,嗯,她很喜欢!

  • 火影之樱花飞雪

    星离悠

    轻小说已完结146.72万

    一朝穿越,成了火影世界中的春野樱,原本以为自己会按照原著的剧情慢慢活到大结局,却没想到金手指竟然苏醒了,只是别人家的金手指都是帮助主角成长,为什么我们家的却要防着一不小心把世界给毁了啊……

  • 快穿之宿主才是真boss

    墨婳成鲤

    轻小说已完结94.17万

    灵灵妖很绝望,原本它暗搓搓盯了很久的心慕宿主没绑到,绑到了一个弄死了它心慕宿主的蛇精病。不过看在这个宿主还挺好看的份上就勉强用了╯^╰ 灵灵妖: 鉴于小世界中炮灰女配们的怨气太重,所以,宿主你必须脚踏实地的做任务,攻略男主成功逆袭,干掉boss,挤掉女主,自己翻身做女主!这样你才能复活! 优夜挑眉:噢。 灵灵妖:我们的口号是——攻略男主走巅峰!干掉boss踹女主! 后来—— 灵灵妖:!! 辣鸡宿主你在干什么?啊啊啊夭寿啦!男主没了! 优夜捏碎解药:怪我咯? 灵灵妖:让你攻略不是搞死男主啊!! 再后来,灵灵妖已经麻木地看着自己的辣鸡宿主翻身做起了boss,日常怼剧情,逆了女主打男主。 【男主一个人,女主自有三观。打脸、苏爽、烧脑、狗血齐飞。本文架空谢绝考据、不接受ky人身、不喜印记。你来我就怼!】

  • 全职高手之荣光之巅

    正版黎爷

    轻小说已完结55.98万

    新书《每天在作死中直播》已发布,依旧是全职同人orz 【原著向】+【世邀赛】+【BG向】+【无CP】+【伞哥复活】 穿越到全职高手里面怎么办? 和男神做朋友??? 不不不,打游戏才是正道啊! 男神算什么,唯大猪蹄子尔。 【系统提示】:您的好友“我就笑”已上线。 叶修:“怎么样小笑,跟哥一起混?哥带你去弄个冠军来玩玩。” 黄少天:“哎呀小笑你愣在那干什么呢?快点来pkpkpkpk!” 张新杰:“我就笑是个很好的玩家,无论从哪方面来说,如果可以,我希望我们不是对手。” 王杰希:“我就笑,微草会很欢迎你的到来,这句话永远适用。” 这个夏天,属于荣耀所有的人。 女主热爱游戏无心恋爱,她的电子竞技里没有爱情(真香~ 书友群456600417,欢迎大家一起来玩啊~

  • 我在兽世直播种田养崽

    宋姻缘

    轻小说连载中21.42万

    【1V1兽世+直播+美食+种田+治愈】 【坚韧不拔女主播夏甜VS靠谱专情大领主司夜】   荒野求生UP主夏甜穿越到兽人遍地跑的原始兽世,成了个被部落驱逐的弱小雌性,还被迫绑定一个“星际版”兽世直播系统。   夏甜(超乐观):很好,老本行嘛,直播搞起来,人类文明万岁!   从零做起,捕猎、建房、烧陶、做直播……夏甜在陌生的世界一点一点打造自己的理想家园,还顺手救了一个颜值超高的半兽人。   一开始所有人都等着看笑话——   部落族人:一个雌性远离部落,等着被吃得连骨头都不剩吧!   星网观众:这种全息投影无聊死了有什么好看的,主播糊吧!   后来——   砖瓦房里冬暖夏凉,门外小花园草长莺飞,一年四季吃穿不愁。   部落族人:这这这,简直就是理想生活啊!求教怎么做!   星网观众:啊,这不就是梦幻田园生活吗?感觉灵魂已经得到了升华……   兽世种田温馨向,私设多请勿较真,希望大家看文开心~

  • 网王之打脸日常

    季时暮

    轻小说已完结71.58万

    (网王+吸血鬼骑士,欢迎小可爱们入坑) 开学第一天,迹部初言十分霸道的当着所有人的面宣布:“迹部景吾是我的,你们谁都别想打主意。” 对此,迹部景吾咬着牙丢给她一句话:“人不能在一棵树上吊死,更何况这棵树还不愿意让你吊!” 但谁曾想,打脸总是来的猝不及防。 后来, 忍无可忍的迹部初言,一巴掌把离婚协议书拍到迹部景吾面前:“我觉得你当初说得对,我得换棵树上吊,离婚吧。” 迹部景吾面色一黑,双手微动,面前的纸张立刻成一堆垃圾:“做梦!你见过哪个已经吊的半死的人还有力气换树的?” 离婚?呵呵!除非他死!

  • 棋魂之青梅竹马

    锦绣招

    轻小说已完结103.89万

    十二岁的进藤光在爷爷家的仓库里探宝,找到了一个带血的棋盘。从此之后,一个俊美的千年幽魂佐为就跟着她了…… 从此,拜名师,交好友,打败一个又一个难对付的对手,帮助佐为重回人间,加速塔矢亮成长,助和谷伊角等好友成才…… 新书独宠盛世明珠开始了,古言种田奇幻文

  • 综穿之浮生有梦三千场

    野茜宓

    轻小说连载中99.06万

    姜秦万万没想到,自己人生第一次叛逆就遇上了世界末日。 也没想到,因为一个手镯,她的人生走向了一条不可预测的道路。 (综穿文,影视,小说,原创世界都会出现。) 非攻略,无任务,一穿一生 一、原世界(姜秦) 二、大秦赋(冬儿-姜秦) 三、甄嬛传(浣碧-姜秦) 四、小李飞刀及边城浪子(林诗音) 五、花千骨(紫薰-姜秦) 六、三生三世枕上书(姜秦) 七、陈情令(姜秦) 八、清平乐(李迩安) 九、现世及司藤(李迩安) 十、仙剑三(李迩安) 十一、天涯客(李迩安) 十二、琅琊榜(萧溱洧) 十三、叛逆者(陆小七) 十四、倚天屠龙记(方艳青)等

  • 穿梭世界从聊天群开始

    轻飞絮语

    轻小说连载中47.68万

    斗罗百万年化灵,遮天十万年修心。 西游千年悟道果,洪荒度无量劫称尊。 万年清修无人识,一朝成为座上宾。 独断万古荒天帝,也曾并肩战仙神。 只手遮天叶仙尊,并肩踏上问仙门。 强者自古皆寂寞,诸天未有同行人。 现代孤女入斗罗,诸天万界独飘零。 一朝踏上修行路,举剑持戈战鬼神。

  • 快穿之这个宿主她不对劲

    墨婳成鲤

    轻小说已完结55.92万

    零零七一直觉得自己这个野生系统能混到今天这个地步已经很了不起了,山寨隔壁正规系统一套一套的,连能力也偷偷复制黏贴了不少呢。 直到它绑定了它的13位宿主—— 零零七:宿主快跑!对面的人身上有正规系统!我是个野生的,刚不起! 然后它就看到它家宿主大手一挥,让卫兵把人抓起来了。 对面被关入大牢的正规系统和宿主:??? 怎么回事?!说好的耗子碰着猫,心虚跑路呢? 再后来,他们对上主神的精英业务员时,零零七整个统都快程序崩溃了,一个劲的哭着求着自家宿主脱离位面赶紧跑路。 然后它就看到它家宿主微微挑眉,咔咔两下把人绑起来了。 对面被团灭的主神心腹:??? 怎么回事?!说好的是个没后台没实力的小辣鸡呢? 零零七:你不对劲!!! 【男主切片一个人,女主自有三观1v1。本文架空谢绝考据,不接受任何写作指导与ky,不喜勿喷谢谢合作~】

  • 咒回之人形天灾她没有AC数

    墨婳成鲤

    轻小说连载中56.31万

      【主咒术回战、文豪野犬and柯南,非第一人称】   我叫爱丽丝,成天被关小黑屋,唯一的乐趣就是梦游。   我的养父据说是一个假酒酒厂的厂长,成天想着永生当灰带的扛把子。   直到有一天,他快不行了,我终于被允许踏出这个小黑屋。   面对老父亲传给她的假酒酒厂,爱丽丝一脸感动:那你安心死叭!   老父亲:......   然后她就跑路了。   自由无限好,就是关于梦游时欠的债,债主都找来了。   不仅如此,她向往的自由生活里老是出现一些奇奇怪怪的人,嘴里打着为了世界和平要来抓她。   才被从小黑屋中释放出来的爱丽丝:???   #终究是一人扛下了所有#   #你想搞我我就先搞了你# #梦魇莫得感情不想谈恋爱# 【女主战力天花板,非人,自有三观,cp未定全靠买股。谢绝考据和一切ky、写作指导,问就是私设。不开心就江湖不见,不要吵架不要杠,谢谢合作~】

  • 成为你的白月光

    贰叁一个伴

    轻小说已完结43.14万

    始于颜值,忠于才华,终于是你…… 偶然的机会下看到秦霄贤的表演,阴差阳错下结识了台下的秦凯旋,微妙的情愫弥漫在筱娴与霄贤之间,爱情就此展开!

  • 网王之越过冬夏走进你

    宜闻

    轻小说已完结57.03万

      作为一个高智商的伪少女,宋伊总是觉得生活就像温水煮青蛙,翻来覆去的煮。   直到被迹部景吾盯上以后,她才发现自己所谓的温水煮青蛙不过是小菜一碟。   因为从被迹部盯上的那一刻开始,她就变成了他的青蛙。   但是迹部“大厨”向来不按常理出牌,这让宋伊很是苦恼。   所以两日的日常是:   某日,阳光普照,浮云漫过林梢……   迹部:宋伊,你又惹祸了。   某伊:不是我的锅,我不背。   迹部:宋伊,你又打架了。   某伊:不是我先动手的,我只是正当防卫。   迹部:宋伊,本大爷喜欢你,因为本大爷只对你有心跳。   某伊:不心跳会死的,亲爱的。   迹部:不管是哪个野男人靠近你,本大爷都会清理门户。   某伊:你随意。   迹部:你能不能正经点?   某伊:正……经?那是什么东西?   ……

  • 柯南之圣杯许愿的正确方式

    墨婳成鲤

    轻小说已完结72.5万

    【新文《快穿之这个宿主她不对劲》已开坑~欢迎跳转~】 #作为一只混血的杯子精今天也是享受着崽们宠爱的一天# #今天也是拒绝前男友求复合的一天# #今天也是某卧底被针对的一天# 圣杯战争彻底结束之后,新诞生的小圣杯自己生出灵智潜逃出迦勒底,却意外转生成为了一只狐妖的孩子。于是再次成为非人类的圣杯多了一个叫做晴明的哥哥,还多了一个女装大佬的舅舅。 真圣杯内芯·外人妖混血的非人类被一院子的式神们当成小小崽养大,后来小小崽找了个人类男朋友,还被甩了。 小圣杯哭的很伤心,她觉得自己的杯生真的就是一个大写的杯具,是个没有爱情的杯子。 咕咕伞剑出鞘:宝宝不伤心,姑姑去宰了那个大猪蹄子! 萤总大蒲公英一甩:看我一蒲公英砸死他! 大舅危险的眯起眼:告诉舅舅那人是谁,舅舅帮你削他。 某假发阴阳师默默占卜了某人的生成八字施加了一堆咒。 刚刚进某酒厂就差点惨遭翻车的某卧底:阿嚏! 食用提示:cp降谷零,追妻火葬场。女主(轻)阴阳师+魔术师,金手指是整个寮!肝崽使我快乐,不接受恶言评论与任何写作指导,也不接受对比考据与ky人身谢谢!

  • 穿书后我带大佬们躺赢的第N次

    羊晓恩

    轻小说已完结64.44万

    身为IT宅女的秦念,看小说对女二结局不满意分分钟作死去diss作者了。 老天鹅:“天晴了,雨停了,你又觉得你行了。” “行行行,笔交给你,你行你上,不行别bb。” 结果.....一觉醒来,她成了世界首富最得宠的小女儿,却依旧是咸鱼翻身还是咸鱼。 秦大小姐:我妹妹土包子进城,你们别欺负她。 秦二少:我妹妹不会用电子产品,你们别笑她。 秦三少:我妹妹牙口不好,只能吃软饭,你们别看不起她。 秦四少:我妹妹演技太差,你们别骂她。 秦·小作精and怪力少女·念:听听,你们说的这是人话吗?能不能整点阳间的东西? ~ 直到给某个小作精找到了一个大神保镖的时候,让秦家所有人进入了一级戒备状态。 贺程衍:“姐姐,他们欺负我。” 队友:“兄弟你能不能正常一点。” 看着一米九猛男学着她,柔柔弱弱泡茶艺,秦念将贺程衍护到身后:“……不好意思,家有猛男缺乏管教,我这就拖回去打一顿。” 队友:“这一顿...够吗?” 秦念笑道:“一顿不行,那咱就两顿~~~” 贺程衍:“.......所以爱会消失的对不对。” 【1v1,娱乐圈,和平精英,怪力菜鸟小作精x毒舌大神茶艺程】

  • 快穿之拯救鬼畜男配

    零零西

    轻小说已完结135.35万

    林齐齐熬夜被438系统绑定了,从此过上了攻略美男的酸爽日子。

  • 萌学园之你的守护星

    青丝殃泪

    轻小说连载中37.55万

    当黑暗再次笼罩大地,萌骑士们再次负于严峻的使命,牺牲与生存摆在面前时该如何抉择? 莫名消失的乌克娜娜咋次回归,并且肩上承担起最后的希望,又该何去何从? 原来你才是我心底的那个人,而我一直在守护你 对不起,再次让你承受了这么痛的伤… (主cp乌克娜娜X谜亚星,官配党勿进!!!)

  • 综穿之孟婆来碗汤

    野茜宓

    轻小说已完结97.18万

    很多人大概都向往过穿越重生,但是在一次次带着记忆的死去又活来之后,姜秦疲惫极了。记忆太过沉重,不论爱与恨着的人,一切都留不住。 女主没有系统,没有异能,就是一个普通的不太聪明的现代姑娘. 第一世:恶毒女配的自我救赎(第一个故事脱胎于看过的一本小说,记不得名字了) 第二世:浔阳梁氏之寿终正寝(甄嬛传) 第三世:步步惊心之大清福晋的尊严 第四世:十里桃花之第一女战神 写到哪里算哪里吧。计划十世,有时候有CP,有时候没有。

  • 红楼之薛二公子有空间

    月听歌

    轻小说已完结157.55万

    现代小市民薛虹在古玩街试戴一枚神奇的白玉扳指,却不想摇身一变成为红楼世界薛家的二公子。 虚拟的文学世界和真实存在的历史杂糅并存,本来富贵风流于一身的世家公子却要卷进九龙夺嫡的漩涡。 开了空间系统金手指又怎样?面对宦海沉浮、世家兴衰,他不过是风暴来临前轻颤翅膀的小蝴蝶。 巧合?命定? 他的突然出现牵动了谁的命脉,改变了谁的结局? 月儿书迷群:628253097

  • 霍格沃茨吃瓜人

    刀削面俺要吃

    轻小说连载中62.24万

    “我,安娜.索莫纳斯.劳伦斯,重获新生的幸运者,命运之缝的窥视者,决心在这个新鲜的世界好好苟活!努力成为——一位平平无奇的吃瓜群众,跟着大多数人的脚步,躲藏在阴暗的角落,淡漠地看这世间沧桑…” “亲爱的安娜,很抱歉打扰你写日记,不过该吃饭咯!” “好的妈妈,马上就来!” 此时,一只猫头鹰匆匆掠过,将一封信用力抛出。 “啪”,信打在玻璃窗上,引起了安娜的注意… —————————————————————————————— 《哈利.波特》同人文,本文较长,慢热。 新人写作!希望各位大大多提点! 女主和韦斯莱双胞胎一样大,cp弗雷德.韦斯莱,不拆官配。 以及,文章从女主入学前大半年开始剧情,我废话较多,喜欢描写,各位看官请注意避雷嗷。